百朵金花耀岛城|红星:从“一枝独秀”到“三驾马车”

青岛日报/青岛观/青报网   2019-07-09 06:50

2019070903_brief_副本.jpg


2019年7月9日青岛日报3版


res01_attpic_brief (2).jpg


res04_attpic_brief (1).jpg


产业格局由传统化工基础材料向新材料、新能源和绿色提取领域延伸——


红星:从“一枝独秀”到“三驾马车”


res07_attpic_brief (1).jpg


▲位于平度新河生态化工园区的红星集团青岛红蝶新材料有限公司。


青岛红星化工集团,前身成立于1959年。在一个甲子的发展历程中,这个曾被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赞誉为“东西结合典范”的化工企业曾经历多次重大变革。


上世纪90年代初期,企业在城市规划、资源枯竭的限制下濒临破产,红星毅然“出走”,远赴西部省市资源地投资建厂,使得企业“起死回生”,从此走向全面振兴。


2000年前后,红星抓住玻壳电视黄金发展期的机遇,成为“世界钡王”“亚洲锶王”,同一时期,集团所投资的电池材料发展迅猛,旗下贵州红星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在主板上市;2005年左右,红星又敏锐嗅到液晶显示屏市场的商机,将业务及时转向液晶屏用原材料的研发生产,保持了在钡盐、锶盐领域的行业优势。


2015年,当国内新能源汽车市场开始崛起,红星早已依靠自主研发技术,成为国内公认的品质最优的锂电池基础材料——高纯硫酸锰的生产厂家,并依靠其独特的工艺技术发展新能源汽车锂电池回收和再生产业,建成国内第一个从矿山、基础原料、电池材料,到废旧电池梯次利用、拆解回收,再到材料再生的循环产业链。


在一次次求生存、求发展的变革中,红星走出了一条以市场为导向、以技术为驱动的自主创新之路,产业格局由传统化工基础材料向新材料、新能源和绿色提取领域延伸,实现了由“一枝独秀”向“三驾马车”的转变。集团营业收入、利润等主要经济指标连续四年保持了两位百分数的大幅增长,企业进入高质量发展的快车道。


保持优势,向产业链高端延伸


1991年,红星集团因城市规划需要、资源枯竭等原因被迫停产。生死存亡关头,经过艰难的思考和论证,红星毅然决定走出青岛,赴西部资源地投资建厂,寻找出路。


“西进”之路,红星走了七年,分别在贵州、陕西、重庆、湖北等省市建立6家企业,且个个都是当地明星企业,主打产品钡盐、锶盐、锰盐分别逐步做到了世界第一、亚洲第二和世界第三。


在此后发展进程中,红星延续着“西进”路上的干事创业精神,抢抓历史机遇,通过变革不断突破发展瓶颈。


红星“西进”创业以后,集团旗下青岛企业作为第一代企业,受空间、原材料等多方面限制,发展一直中规中矩。2013年,红星利用青岛市环保搬迁的机会,在700多天里完成了搬迁改造和产业升级,在平度新河生态化工园区建设起高端无机功能材料研发制造基地。


走进位于平度新河生态化工园区的新企业——青岛红蝶新材料有限公司,眼前树木葱茏、繁花点缀,办公楼、研发楼、厂房拔地而起,现代化的机器、设备、管道线路排列整齐,笔直的厂区干道四通八达。整个园区从规划起就进行了产品布局和工艺路线的优化,实现上下游工序和关联产品的资源互补、循环利用,节能、降耗、提质和减排等各方面均得到最大程度的发挥。在资本结构上,新公司引进了拥有国际市场网络的外资企业,形成国有控股、外资参股的混合所有制。目前,公司已发展成为国际国内最大的高纯氢氧化钡、高纯硫酸钡生产企业,是国内唯一一家规模化药用硫酸钡生产企业,生产技术和产品质量国际领先。


钡、锶、锰系列产品,是红星集团传统优势产业。截至目前,企业钡盐系列产品保持年产50万吨生产能力,国际国内市场占有率分别保持在40%、50%以上,产销率位列行业第一;其他产品如药用硫酸钡占据国内市场95%以上,氢氧化钡占据国际国内高端市场的80%以上,硝酸钡、锶占据全球液晶玻璃市场的80%以上。


无机化工材料,具有向无机功能材料延伸的巨大潜力。例如,随着5G时代到来、社会智能化水平的提升,电子元器件市场广阔,而这其中的叠层电容器材料,就是红星正在布局的一个市场。目前,红星集团从基础无机化工材料,开始向高、精、尖钡、锶、锰系列新材料迈进,公司新开发的系列无机功能材料,或完全首创,或替代进口,已进入到PCB基板、锂电池隔膜、化纤材料等领域,附加值得到数倍提升。


市场导向,布局新能源汽车材料


创新,是红星发展变革的主旋律。而以市场需求为导向,始终围绕核心能力去创新,则是红星创新的根本逻辑。公司许多重要工艺的研发、发展方向的确立,都是受到客户需求的启发。


2000年初,红星集团开始投资一次电池材料,生产的电解二氧化锰主要销往欧美、日韩等市场。一次,日本客户向红星询问:“是否可以做汽车动力锂电池所需的材料?”这引起红星对汽车电池市场的关注。


在对市场趋势进行研判之后,红星决定自主研发电池级高纯硫酸锰技术,从2008年起先后投入上亿元、历时5年研发成功。2015年,在能源安全和环保双重压力的推动下,国内新能源汽车产业飞速发展,而此时红星早已成为国内规模最大、品质最优的汽车动力锂电池用高纯硫酸锰供应商,并开始布局全产业链。2018年,集团位于青岛西海岸新区的动力型锰系正极材料生产线建成投产,完成了下游产品——锂电池正极材料的布局。


不难想象,与锂电池相伴而生的,是电池回收、再生利用的广阔市场。


在回收领域,位于西海岸新区的青岛红星新能源技术有限公司与清华大学院士团队合作,成立江苏北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积极推进锂动力蓄电池梯次利用项目。该公司自2014年就开始开展动力电池梯次利用项目,已经在废旧电池来源、梯次利用技术储备以及梯次利用电池产品市场开拓方面奠定了良好基础。


锂电池的再生利用价值很高,通过电池回收拆解后的钴、镍、锂,比天然矿产资源品位还要好,但是,其中复杂的处理工艺令众多企业望而却步。红星完全自主开发的钴、镍、锰、锂分离工艺,其综合金属回收率达99%以上,远超国内同行。凭借技术实力,红星还与央企中国电子旗下的振华电子达成合作,成立贵州红星电子材料有限公司,在2017年建成了年处理6000金属吨三元极片回收项目。


值得一提的是,红星再生项目所分离出的金属,可供青岛红星新能源制备锂电池正极材料,副产的硫酸钠被送到集团旗下硫酸钡生产企业作为原料回用,由此实现了整条产业链的闭环。


红星集团紧紧抓住新旧动能转换机遇,充分利用资源优势,依靠自身科技力量,以锰系产品为基础,逐步构建起新能源材料循环产业链。目前,国内外主要型号的新能源汽车电池中,均有红星原材料的身影。新能源车辆退役后,也有相当一部分电池将进入到红星所构建的循环产业体系中。


技术驱动,增添“绿色动能”


“国内很多大型的化工企业,走得大多是国外技术引进消化吸收和再创新的路子,红星的技术主要靠自主创新,企业研发投入、环保投入大,发明专利多。”红星负责人说道。


近几年,红星集团在研发方面的投入已超过5亿元,目前已申请发明专利100余项,含国际发明专利20余项,其中1项新能源材料专利被评为国家优秀发明专利奖,1项汽车动力电池材料项目被认定为国家级火炬计划项目,1项产品被四部委认定为国家重点新产品,有4家企业被认定为高新技术企业,1家被认定为国家火炬计划重点高新技术企业,1家技术中心被认定为省级企业技术中心,当前还有2家企业正在推进高新技术企业认证,1家下属企业正在申报博士后工作站。此外,集团在与高校及科研院所合作方面不断加大力度,如与清华大学、武汉工程大学、山东科技大学等合作开展的系列技术研发不断破题。


绿色提取产业,正是红星技术驱动发展模式的生动体现。从辣椒中提取天然红色素是集团多年经营的绿色产品,但是,超出很多人想象的是,红星除了在辣椒萃取技术上拥有积累多年的优势,在辣椒新品种的研发上也有技术优势。如公司自主培育的高辣度辣椒“RS3”,是目前世界上辣素含量最高的品种,也是世界范围内唯一可规模化种植的高辣度辣椒品种。


红星集团发挥技术优势,在精准扶贫和“大健康”大背景下,将“小辣椒”进一步做成了“大产业”。2017年,集团确立了贵州年产1600吨辣椒油树脂、400吨辣椒红色素项目。该项目主要产品辣椒油树脂和辣椒红色素,在食品、饲料、化妆品、药品等行业有着广阔的市场发展空间。项目全部建成后年均实现销售收入约4亿元、年均利润总额过亿元;推广种植高辣度辣椒5万亩,直接带动1600多贫困户近7000人脱贫致富,社会效益明显。


红星集团还不断推进理念创新,在事关企业长远发展的环保治理问题上提前布局,大力发展循环经济。多年来,集团在环保治理上的资金投入占到固定资产投资的20%。目前,红星的三废治理已完成全部技术攻关,实现无害化处理和循环再利用:用工业废渣制作环保建筑材料已通过实验验证并付诸产业化;废水、废气不仅实现零排放,且通过再利用制备关联产品已取得可观经济效益。红星超前的理念和高标准的环保治理水平,不仅得到当地政府及群众的认可,也在环保监管日趋严格的大背景下打造了新的行业竞争力。


(青岛日报/青岛观/青报网记者 张淼淼)